首页 > 科幻 >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 >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1/2)

目录

答辩日在星期日。

林水程不是一作,去或不去影响不大,正好昨天回去看首长的时候,发现这只小猫咪像是有些食欲不振,林水程就给王品缘打了个电话,打算周日带首长去宠物医院看看。

这是他这周第二次请假,王品缘很偏爱这个学生,问都没问就给他批了——林水程请周日的假,也不是不上他的课,不算什么大事。

王品缘注意到开题报告里他的名字排倒数第二,跟着也问了一声:“论文作者排名是你们商量好的吗?你怎么这么靠后?”

林水程中规中矩地说:“跟老师您一样,觉得这次机会虽然好,不过有同学比我更需要这次的一作位置作为履历,所以觉得让出来也没关系。这次的研究方向,和我以后想要做的方向相关度也不大。”

“这样也行,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好事,这次军方的项目你看了没有?”王品缘叮嘱道,“自己的方向重要,这次项目还是给我打起精神来做,知道吗?”

“明白,谢谢老师。对了,徐梦梦师姐跟我有一个物院的招聘会时间冲突了,她现在没空,我也帮她向您请个周日的假。”林水程说。

王品缘:“行,你们加油。”

徐梦梦在他旁边,瞪大眼睛听他请假:“小林师弟,我们没冲突啊,你怎么连我的假也请了?”

林水程说:“顺便的,答辩爱谁去谁去。师姐还想吃个饭吗?”

徐梦梦:“………………”

七处日夜无休开会议项,傅落银还负责傅氏军工最近B4计划的重启,刚到星城所有的事一股脑儿都涌了上来。几轮加班加点下来,傅落银越累,人看起来却越精神,所有人都熬得双眼发红,他一个人依然像个机器一样,冷静地安排工作,对接任务。

董朔夜主持楚时寒项目的重启,先去旧七处取档案了,随后又跟着傅落银回家了一趟,他去调查楚时寒的遗物,傅落银把调查组重启消息告诉了楚静姝。

楚静姝怔怔的:“就算……就算查出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她自言自语的,傅落银在旁边闭口不言。过了一会儿,楚静姝又哭了起来,歇斯底里地说:“查,再查,我要害死时寒的人不得好死!”

……

傅落银问保姆:“她最近经常这样吗?是不是越来越严重了?”

保姆说:“医生来看过,说一定得配合吃药才行。夫人吃药之后嗜睡,她很不喜欢这样,有时候会背着我们催吐把药吐出来,没办法的。”

“还有……”保姆望着他,目光有点躲闪。

“还有?”傅落银挑眉。

保姆说:“医生也说,少爷您和大少爷长得太像了,可能会触发夫人的这种反应……”

“她是我妈,我也是她亲生的。这个病不是一昧躲避就能解决问题的,我会经常来看她,直到她认清楚我哥已经死了,我的名字是傅落银为止。”傅落银冷冷地说。

董朔夜拍照后从楚时寒房间里出来,听见了楼上的动静。

他感叹道:“你也是不容易。”

傅落银说:“这些年都这样。”

他们走出大门,花园边刮起一阵凉风,傅落银胃隐隐作痛。

“难怪你在江南分部躲着一直不回来……我看你这样,还是早点找个贴心人照顾照顾你。”董朔夜问他,“上次你的小情人怎么样了?抓奸成功么?”

“放屁,他开个房去睡觉的。你一天到晚的别跟我在这里搅屎。”傅落银瞥了他一眼,董朔夜嬉皮笑脸的,“不瞒你说我们这群单身狗,最大的乐趣就是拿你这种有小男朋友的开涮,昨天我还见着一个刺激的——你猜欧倩这次回星大读研,跟谁一个组?”

傅落银怔了怔:“……林水程?”

董朔夜竖起大拇指:“猜对了!”

他把朋友圈刷出来的照片给他看。

欧倩:【新学期很开心~组员都特别棒!还有个超级大学霸小哥哥,特别好看】配图九张。

前六张都是小组成员吃火锅的图片,林水程坐在角落,安静吃喝。后面三张换了个地方,却只有林水程和一个陌生女孩面对面吃饭的样子,神情举止很轻松亲昵,特写中,林水程特别惹眼,那滴红泪痣像宝石一样,为他在淡漠中增添了一丝无法抵挡的动人。

……

傅落银常往来的苏瑜、董朔夜都认识夏燃和欧倩,欧倩他们那一个小圈子活跃在北美分部,女孩子比较多,和他们互不打扰。小时候一起长大的,现在也是个朋友圈的点赞之交。

傅落银看了一眼最后三张图片,心头无名火起,皱起眉没说话。

林水程出息了,还真的敢背着他出去浪?前几天还在他床上哭着叫老公疼疼,转头就跟别的漂亮女孩吃饭,还特别亲昵?!

傅落银冷冰冰地开口了:“他没那个胆子背着我勾搭人。”

董朔夜:“……不是,我要你看的不是这个,负二。”

他用手指了指底下的评论区。

【易水:微笑/微笑/有我好看?】

【夏:真好,我也想吃火锅了】

“易水是欧倩现在的男朋友,你不认识,我听苏瑜讲过。但这个‘夏’……负二,你当时被人删除拉黑了,但是他网名十多年没换过了,你别跟我装你不知道。”

董朔夜看起来只差兴奋地拍巴掌了,这个搅屎棍一如往常,最爱老虎顶上拔毛,“后宫起火啊负二!欧倩和你的小情人在一个导师底下,夏燃又和欧倩关系那么好,你说你们要是哪天碰见了,那不就是后宫起火现场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看到傅落银的脸色,立刻戛然而止。

眼前人肉眼可见的低气压。

夏是夏燃的网名,多年来一个单字,从来没有变过。

傅落银的胃更痛了。

他摁着腹部,让司机开车送董朔夜回总务部。他自己开车回酒店,途中他去摸放在置物夹板里的手机,摸了几次居然都没摸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