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书后所有人都开始爱我 > 第4章 锈春刀

第4章 锈春刀(1/2)

目录

“你跟七班那个在聊什么?”费澜一进教室,高临浩就凑了上来,他在教室里已经看了半天,本来澜哥是一个人在走廊里,澜哥就是这点奇怪,明明什么都可以大家一起玩一起做,但澜哥却偏偏爱独来独往,就算有什么集体活动,他也宁愿做一个沉默的倾听者。但这并不妨碍高临浩时刻注意着费澜。

费澜侧头看了一眼高临浩,似乎有些不解,“聊?”

“不是吗?”

“我跟他不熟,”费澜懒懒淡淡的说,“没什么可聊的。”

费澜跟叶令蔚最后的对话是以叶令蔚一句恶狠狠的“再看我剜了你的眼睛”作为结束的,费澜当时还惊讶了一下,从小到大对他放过狠话的人不再少数,但像叶令蔚这种全身上下没有任何危险性的人物对自己放狠话,费澜也是头一次碰上。

不觉得害怕,他还觉得挺新鲜的。

看清楚了叶令蔚的眼睛之后,费澜也意外的发现,眼睛有点眼熟,这双眼睛好像在哪里看见过。

高临浩没有抓住这个问题不放,他哦了一声,趴在自己桌子上,眼睛望着林初冬,小声的同费澜说道,“听说班长早恋了。”

费澜扫了一眼高临浩,高临浩头皮一麻,立马反省,“我就是念叨一句,我知道你不喜欢八卦别人,不过澜哥你到底是为什么啊,你要是学习,校草还有他林初冬的份儿?”

他跟费澜曾经在一个初中,他至今为止都还清清楚楚的记得费澜骄傲的捧着竞赛第一的证书站在领奖台的样子,也记得他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淡然处之的模样,他高二转回来,阴差阳错又跟费澜在一起了,再见到费澜的时候,他知道费澜的成绩只在年级中下游,在这个以成绩说话的三中,费澜丝毫不起眼,即使他拥有着令人疯狂的脸和家世。

高临浩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费澜,真正的费澜,就应该是一柄利刃,扎在金光熠熠的大殿上,唯他独尊。

费澜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叹了口气,毫不在意的自嘲,“因为我菜啊。”

高临浩,“......”

-

三中有走读制,不过学校也有很多住宿生,特别是高三的学生,几乎大部分都会选择住在学校,以节省下在路上花费的时间。

叶令蔚也不知道叶岑是为了原身考虑还是嫌原身在家碍眼,十分周到的就在学校旁边的小区给原身买了一套公寓,水电装修一早就弄好了,原身只需要拎包入住。

晚自习还没下,差不多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张娴来教室,通知叶令蔚可以收拾东西去一班了,她已经跟一班的班主任说好了。

张娴就那么直接的站在讲台上说出来,顿时,班上的人都往角落里的那个男生看过去,诧异也有,疑惑也有,惊喜的也有。

叶令蔚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不自在。

原身确实不怎么爱学习,教室里没几本书,桌子里干干净净,一个书包手里再抱点东西,就什么也没留下了。

张娴还是决定亲自送叶令蔚去一班,走廊里,吸顶灯明晃晃的刺人眼,叶令蔚凝视着前方,却是跟张娴说,“老师,你可千万不要后悔啊。”

少年人清朗柔软的嗓音,却说出如此令人费解的话。

张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走廊里也没有别人,她也不再掩饰自己对叶令蔚的鄙夷,“好啊,我等着。”

一班的班主任叫方可蒙,是个刚毕业不久的研究生,除了担任一班班主任以外,他还代本班的体育课外加其他一些班级的物理课,斯斯文文的,没什么脾气的模样,难怪张娴会那么自信。

方可蒙在教室门口站着,叶令蔚还没走到,他就先走了几步接过叶令蔚手里的书,“你别提重物了,我去了解了,你不能做力气活,放着老师来。”

张娴在旁边笑呵呵的说辛苦了。

张娴没说两句话就走了,背影都显露着她有多轻松快乐,方可蒙挡住叶令蔚往外看的视线,指了指中间第四排的位置,“你坐那个位置可以吗?中间看黑板比较不费力。”

三中人多,每个班五六七十个人,中间是三个人一排,两边是两个人一排,历来,四五排都是最抢手的位置,不用在第一排吃粉笔灰和接老师的口水,但也不至于在最后一排连老师讲什么都听不清。

叶令蔚当然看见了班里有些人的神色已经在不满了,由此可知,方可蒙是盯着多大的压力把这个位置给自己空出来。

叶令蔚没动,而是十分小声的恳请道,“方老师,我先坐后边吧,我坐前边容易挡着别人。”

他不想给人添麻烦。

更不想在什么都还没做的时候就给自己树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