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书后所有人都开始爱我 > 第46章 玫瑰与枪

第46章 玫瑰与枪(1/2)

目录

病房外边。

费澜拎着打包的粥回来, 叶绚坐在椅子上,侧头叫住他,“你跟叶三说了什么?”

“什么?”费澜目光有些不解。

叶绚愣了一下, 随即冷嘲道, “也是, 你们费家最擅长的不就是抢别人的东西吗?”

费锵当初抢走姜蕙,现在他的儿子又要抢走叶令蔚。

叶岑皱眉, “闭嘴。”

他呵斥完叶绚后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看向费澜, “你进去吧。”

病房的门被关上了,叶岑才低头, 面无表情。

叶绚也跟着沉寂了下来,他去找费澜的不快, 试图欺骗自己, 骗自己其实从未做过对不起叶令蔚的事情。

兄弟情谊早已经千疮百孔,甚至溃烂,即使是想弥补, 都无从下手。

而已经结了痂的疤痕,也成为了永远都不可能消退的伤痕。

这点叶绚怎么不可能明白, 就像丽姨说的,但凡叶令蔚还有一点把他当二哥,就不会毁掉他的车。

叶三,从小就是个善良的孩子啊。

他被自己逼成了什么样子。

叶绚已经不敢再去想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他放在膝盖上的手在发抖, 他意识到自己遗失了一件重要的东西,是一件可能再也无法寻回的珍宝。

叶岑中途接了个电话离开了,他离开之前, 说道,“这件事,我会找妈......姜女士问清楚,你不用管。”

如果丽姨拿出来的报告是真的,他也不相信丽姨会拿假的报告欺骗他们,叶岑希望姜蕙能给一个解释,为什么要隐瞒这么多年,她身为叶令蔚的母亲,是怀抱一种怎样的心情看着自己孩子挣扎在水深火热当中的。

看着大哥的背影,叶绚撑着拐杖站起来,他声音微微颤抖,语气里能听出来害怕,“大哥,叶......叶三,是不是不会原谅我们了?”

叶绚也不过二十一岁,他恣意妄为的过了二十一年,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视亲弟为敌人,却在这一天被告知,他做的一切,都可以让他下十八层地狱受烈火热油的浇烤。

叶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别想那么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绚觉得在这一刻,大哥的身影竟然显得格外的失落和悲戚。

病房内。

叶令蔚吸着氧,一看见费澜,眼睛就亮了,从被子里爬出来,伸出手,“抱抱......”

费澜把粥放到一边的桌子上,低头解着打包袋,把叶令蔚晾在了一边,叶令蔚又蹭过来,跪在床上,仰脸看着费澜。

真好,费澜一直都在。

“躺好,”费澜把勺子塞到叶令蔚手里,“不疼了?”

叶令蔚把勺子在手里转玩着,“有点闷闷的。”

他声音软软的,是发自内心的信任和依赖,费澜看了他一眼,叶令蔚的头发有些乱,前额的头发温顺的散着,生着病,平时张牙舞爪的恣意被冲淡了许多。

费澜尽量不去想叶令蔚在自己没有参与的那几年吃了多少苦,他都知道,不去查,也都知道。

“我大哥是不是在外边?”叶令蔚手里拿着纸盘,费澜给他夹了一个玉米的蒸饺在里边,叶令蔚咬了一口,又吐出来,皱眉,“我不吃糯玉米。”

费澜,“......”

“他走了,叶绚还在,丽姨在医生办公室。”费澜知道叶令蔚挑食,但是小孩儿现在越长大,在挑食这方面是越发的不讲理和登峰造极。

叶令蔚点点头,似乎只是随口问的旁人,粥喝了两口嫌弃太稀就说饱了,他放下勺子,清清嗓子,表情一本正经,“费澜,谢谢你。”

费澜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有些好笑,“谢我什么?用什么谢?”

叶令蔚没有被问住,他伸手拉住费澜的手,“费澜,我从小就不被喜欢,你比我亲哥还亲,我一直把你当真的哥哥。”

费澜垂眼看着勾住自己的柔软手指,眼睫覆下一层薄薄的深灰色阴影,在他把对方当亲人保护爱护的时候,对方没有觉察到,在他接受了对方长大了,变成了可以考虑的追求的对象时,对方说:我真的把你当哥哥。

费澜一直没有反应,叶令蔚被搞得怪忐忑的,他推了一把费澜,“你表个态啊。”

“表态?”费澜抬眼,视线轻飘飘地落在叶令蔚的脸上,“好啊,你就把我当哥哥,我很荣幸。”

叶令蔚笑了起来,宛若新生。

他喜欢费澜只在乎自己,他只能做自己哥哥。

费澜也陪着笑了一声,他从不强迫人做事,聪明人,从来都懂如何撒网诱捕猎物。

他当年能引导叶娇娇一步步走到自己身边,现在也能。

虽然不是因为同一件事情,但两人的确是都心情不错。

双方都以为自己是猎手。

-

叶令蔚出院时已经是一周后了,位置上除了厚厚的一沓试卷以外,都是班里同学送的零食。

上边还贴着小纸条:希望宝贝早点康复!

高临浩眼睛瞪大,把薯片一把抢过来,不可置信,“世风日下伤风败俗!是谁?赶紧站出来!嘴瓢了吧谁你都敢叫宝贝!”

这不生病不知道,叶令蔚不在学校的一周,高临浩可烦了。

他被班上好一些人明里暗里的打听叶令蔚怎么了,什么时候回来,严重不严重啊,平时没见那么关心。

被高临浩这么不给面子的说出来,他们都有些不好意思,“我们不敢嘛,感觉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即使觉得对方好像是个很好的人,也不敢上前去接触。

对此,高临浩对自己身为叶令蔚最好朋友之一的身份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他摆摆手,安慰失落的众人,“唉,不要妄自菲薄嘛,我们叶令蔚,还是很平易近人的......”

虽然说最后被群殴,高临浩还是很开心。

叶令蔚在班里的受欢迎程度,也是方可蒙没有想到的,秋游本来就定在叶令蔚住院的这一周,问起来大家想什么时候去时,几个班干部都支支吾吾的人没到齐。

请病假的一般不算在内,一问怎么没到齐了,她们说叶令蔚没来,差一个人,都不是一班,秋游都没有意义。

方可蒙直呼好家伙,叶令蔚什么时候被看得这么重要了,完全没看出来。

因此,秋游只能推迟到本周。

叶令蔚把收到的零食全部时用口袋装好后,在班群里发了个谢谢大家。他几乎从未在群里冒过泡,陌生的头像出现在对话框内时,他们还以为又是谁的对象被邀请进来了。

结果点进去发现是叶令蔚。

[匿名关二爷:不用谢我的宝贝~]

[匿名曹操:谁他妈是你的宝贝儿,明明是我的宝贝儿,宝贝,姐姐送你的零食还喜欢吗?喜欢我下次还买。]

[匿名张飞:呜呜呜呜宝宝受苦了。]

[匿名诸葛亮:宝宝以后要多多注意啊,我担心死了,平时学习也要多多注意身体,要多喝牛奶,才能身体好。]

[匿名孙权:我爷爷是京城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他说可以帮你看看。]

[匿名曹操:孙权暴露了]

[匿名张飞:暴露了。]

[匿名孙权:妈的草率了,我没有爷爷,不是,我是说,我爷爷不是人,错了,我是说我爷爷不是什么主任。]

[匿名关二爷:许未,孙权,替我向爷爷问个好。]

[匿名孙权:我草你啊!有本事你不匿名,看我不弄死你!]

[匿名关二爷:我不,我要默默守护我的宝贝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