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书后所有人都开始爱我 > 第53章 玫瑰与枪

第53章 玫瑰与枪(1/2)

目录

叶岑从学校出来, 打方向盘直接去了叶令蔚住的小区,开了门,发现人没在家。

拿出手机想要问对方现在位置的时候, 叶令蔚发了消息过来。

[我跟费澜在一起, 你别管。]

叶岑,“......”

要不是监控里,费澜救了叶令蔚, 叶岑想自己是不可能不管的,如果不是监控, 叶岑第一个怀疑到的人也只会是费澜。

费澜小时候就跟普通孩子不一样,冷静聪明, 从小就讨得大人的喜欢,他想让谁喜欢他,谁就会喜欢他。

被人以为自己是主导者,其实一直被费澜玩弄于掌心。

尽管费澜出手帮了叶令蔚, 叶岑也十分不赞成叶令蔚跟费澜继续交往下去。

两家说好的,进水不犯河水,而费澜和叶令蔚的接触,显然是已经越线了。

叶岑在车里呆了很久,他想到前段时间叶令蔚穿着短袖短裤可怜巴巴的说学校有人欺负他,他嘴上说会管, 其实心里也没觉得这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他从没想过, 叶令蔚说的欺负, 已经恶劣到这等地步。

-

郊区的水库。

叶令蔚穿着鹅黄色的短连帽风衣,他把帽子盖在头上,站在费澜旁边, 顿了一下,他往后边退了一步。

“干什么?”费澜问他。

“有风,你挡一下。”叶令蔚说道。

这里的水库每年都会意外溺死几个人,今天晚上天上有月光,月光温柔清冷的撒下来,落在水面,水波荡漾时,泛起一阵银色冰冷的光。

旁边开来了一辆车,车门打开,一个男生被一脚踹了下来。

他被踹滚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还是今天早上那套,但已经干了,男生嘴唇干裂,眼神呆傻,直到他抬眼去看叶令蔚。

叶令蔚就站在他的面前,他还是那么骄傲的看着自己。

“怎么是你?”叶令蔚皱眉,尽管知道,他还是想问,谁都没有想到会是林初冬。

费澜叫来的人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先是咂舌费澜旁边这个男生真他妈好看,然后开始说正事,“澜哥,你是不知道,我们去的时候,他正在用鞋带子勒自己脖子。”

江秋模仿当时看见的动作,笑弯了腰,“艹了真的绝了,他也想得出来。”

他还在笑,笑声未止,就看见站在费澜旁边那个漂亮男生上前一脚踹在林初冬肩膀上,力道不小,林初冬往后仰倒又滚在了地上,赶紧爬了起来。

费澜只是在旁边看着,眼神纵容。

看着这一幕,江秋打了个寒噤,这谁啊,连澜哥都拿下了。

林初冬慢慢爬起来,他觉得自己太脏,羞愧的低下头,“你怎么打我都可以,你别生气,你身体不好。”

叶令蔚看着他,笑了,“你把我拽下水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身体不好?”

费澜觉得这对话怪怪的,他伸手揉了揉叶令蔚的头发,“你小孩子拌嘴呢?”

叶令蔚扭头掀起眼帘看着费澜,情绪淡淡的,半晌,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林初冬身上,毫不犹豫一脚踹在林初冬的膝盖,然后再看向费澜,笑得单纯,“这样呢?”

林初冬吃痛的单膝跪在地上,适应了后,他低声道歉,“我对不起你,你想怎样都可以。”

叶令蔚双手插在兜里,淡淡道, “我不会动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会移交给警察,但是......”

少年笑了,他像从油画里走出来的贵族小少爷,“你会获得最高量刑。”

林初冬抬头错愕的看着叶令蔚,张了张嘴,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他无法为自己开脱,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动的手。

叶令蔚咳嗽了两声,费澜就皱了眉,看样子是想带他走了。

林初冬把什么都抛在了脑后,他站起来急切又狼狈的说道,“我把我的心脏给你,只要......只要适配,我就给你。”

“怎么给?”叶令蔚垂着眼,“违背人道主义在你活着的时候剜给我么?”

林初冬毫不犹豫,“我剜。”

叶令蔚闻言嗤笑了一声,“第一,我没那么缺德;第二,你知道我是什么血型吗?”

费澜垂下了眼睫,睫毛像蝴蝶那样轻轻扇动,他有些不安。

“o型rh阴性血。”叶令蔚轻描淡写的说,“所以,请问你想怎么跟我配型呢?”

林初冬彻底愣住。

江秋在旁边听得一脸懵,还越来越懵。

叶令蔚看了林初冬一会儿,转身就要离开,林初冬叫住他,“你当心夏涣!”

叶令蔚听后没什么反应,除了费澜,他谁都不信。

司机掉头的时候,叶令蔚还是朝窗外看了一眼,他看见江秋一把捉住林初冬的手臂把他往水边上拖,一个只知道学习的学霸完全无法和常年打架的街头一霸抗衡。

水库水深得发黑,在浓浓的夜色里,平静的水面被打破,林初冬被直接按了进去,在快要窒息的时候,又被抓住头发拎了出来,再按进去。

江秋做惯了这些事,得心应手得很,他叹了口气,“何必呢?你何必去得罪费澜呢?”

“我不是......我不是......不是费澜,”林初冬艰难的争辩,跟费澜有什么关系,“是......是叶......”

“那又有什么区别?”江秋笑了笑,“如果费澜喜欢那个男生,你不是更不应该得罪吗?你傻逼吧?”

回去的路上。

费澜问出了刚才就想要问的问题,“找到适配的心源了吗?”

叶令蔚本来懒悠悠的靠在车窗上,闻言顿了一下,眼神下意识的往下看,“找到了。”他说。

“看着我说,”费澜淡淡道,“叶娇娇,抬起头来,看着我说。”

车厢内静谧了很久。

叶令蔚一直没有抬起头来,过了会儿,放弃了负隅顽抗,他抬起眼,说道,“没有。”

费澜看着叶令蔚,眼神里滑过一丝痛楚,但他平时表情就很淡,此时此刻,加上车厢内光线昏暗,在叶令蔚看来,对方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

叶令蔚有点不安,他伸手去勾拉费澜的手指,“大哥已经联系了国内外很多医院,就算最后,最后还是找不到,还是可以保守治疗......”

他话没有说完,手指刚爬到费澜的手背,就被对方反握住,一把拉进怀里,费澜在他耳边,神情晦暗,语气决然,“我会找到跟你适配的心源。”

这是费澜对叶令蔚的最神圣的起誓。

-

林初冬的东西被收走了,李岚也被离职了,其他班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他们自己班却清楚得很,平白无故,林初冬走什么?

稍微懂点动点脑子,就知道林初冬到底在秋游事件当中充当了怎样的角色。

这个人会是林初冬,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杀人未遂,最高量刑,林初冬被判了七年有期,李岚来探视的时候,看着自己儿子短短一周仿佛变了一个人,意志消沉的模样,捂着脸恸哭起来。

“你到底是为什么啊你?”李岚拍着玻璃,“你在里边争取减刑,妈妈在家等你,你要坚强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