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书后所有人都开始爱我 > 第54章 玫瑰与枪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

第54章 玫瑰与枪你,是不是有点喜欢我(1/2)

目录

夏涣刚放学,他想到一无所有nj的叶令蔚,光是想象,他都忍不住笑起来,发自内心的开始产生愉快。

不能乖乖呆在自己身nj边的人,就该去nj死。

如果叶令蔚一无所有nj了,费澜肯定不会再陪在他身nj边了,没nj人比夏涣自己清楚阶层之nj间的差距与距离,他从小就做着这样的梦。

他在黑暗里,他就要叶令蔚陪自己站在黑暗里。

到自己家那栋楼下时,夏涣看见了一辆警车,一辆警车而已,夏涣跟它擦身nj而过,余光极其轻蔑的从这种冠冕堂皇的职业者使用的刑具上收回。

而后,他慢慢停下了脚步。

楼里走出来两个警察,这没nj什么了不得,但他们nj身nj后跟着夏涣的父母,父亲沉着脸,母亲泪水涟涟。

警察看见了夏涣,认不出夏涣,但夏家父母的反应和多年从警的直觉告诉他们nj,不远处那个站着的男生,是夏涣。

夏涣毫不犹豫的转身nj就走,越走越快,最nj后疯狂地跑了起来。

“别跑,站住!”

“别跑!”

身nj后是警察的叫喊,夏涣边跑边从书包里掏出一把圆规,他慢下来,转身nj跟一名警察迎面撞上,而后眼睛都没nj眨一下毫不犹豫的将圆规插在了这名警察的肩膀上。

男人伸手去nj捉他,夏涣垂着眼,镇定而后疯狂的将圆规在他的背后□□了几下,屈膝顶在男人的腹部,直到男人的警服被鲜血染得颜色更加深沉,手上逐渐失去nj了力道,夏涣才丢开他。

“拜拜啦。”夏涣捡起书包,转身nj就跑,接着追上来的警察想去nj追他,但看着躺在地上的同事nj一身nj血的模样吓了一跳。

接到报警和一袋子证据时,其实就凭这些证据都可以nj抓捕夏涣,但局里想到对方还只是个高中生,学习成绩还那么好,先入为主的认为不会太棘手。

他们nj把袋子里的一张纸条忽略了。

——注意安全。

-

费澜没nj有nj向叶令蔚隐瞒这些事nj情,他从没nj想要将对方养成不谙世事nj的温室花朵。

叶令蔚“啊”了一声,看向费澜,“那我岂不是很危险?”

表情是一点都看不出来担心的样子。

费澜伸手推了一下叶令蔚的额头,淡淡道,“上点心,他跟别人不一样。”

夏涣不是沉迷于校园暴力的原松,也不是心理nj脆弱的林初冬,他像环伺在暗处的一匹狼,他只对叶令蔚下口nj。

“我会想办法。”费澜说道。

叶令蔚霸占了高临浩的桌子,高临浩在跟楚然打游戏,他戳了戳费澜的肩膀,咕哝着,“费澜,我饿了。”

“”费澜从桌子里拿了一袋子水果,“洗过的,自己挑。”

自从两个人将小时候的嫌隙抛在脑后后,费澜的课桌渐渐被各类的高档零食和水果霸占,通常找一张试卷都感到费力,有nj时候甚至会带出一个苹果或者几颗车厘子。

“”

滚在教室地面上,熟悉点的老师都知道费澜跟叶令蔚关系好,稍微年轻点儿的老师还会笑着打趣,“叶令蔚,你anj就这么干看着?你nj看你nj哥因为你nj丢脸你nj还笑。”

叶令蔚在家里偶尔也会发愁夏涣跟凭空消失一样会带来哪些威胁,但只是偶尔,他回想起小时候,夏涣也是特别活泼可爱的小男生。

周日的下午,太阳金漫漫的撒了阳台地面满地,叶令蔚翻着那本书,他现nj在总算明白,他穿的并不是这本书,这本书,而是自己那时候不甘心画的画里。

就跟童话故事nj一样,他开了一个头,主角就是他自己,慢慢的得到所有nj的喜爱,但是都还没nj来得及继续画,在画到心脏病发引发穿越时,他自己真的死了。

再醒来时,世界就完全变了,又好像一点都没nj有nj变,画跟现nj实世界融合,他是叶令蔚,又不是叶令蔚,他是被叶令蔚寄托了全部活着的希望的叶令蔚本身nj。

而手里的,就是他自己死后发生的一些事nj情。

医院的走廊里,来了不少的人,叶岑和叶绚明显憔悴,医生开了死亡证明给他们nj,丽姨趴在蒙着白布的床边哭到几乎晕厥过去nj。

冷静自持的叶岑和从不忤逆叶岑的叶绚,两兄弟在走廊里打了起来。

叶岑被叶绚捉住衣领抵在墙上,他眼圈通红,“为什么?为什么?”

叶岑一脚踹在叶绚的肚子上,“你nj在做什么?推卸责任?”

“他不是责任!”叶绚低吼道。

里边的男孩子,死于十七岁,要是平时,两个哥哥之nj间稍微有nj点气场不和,他就会眨着眼睛看过来,眼睛跟会说话一样。

他们nj从不承认他们nj爱这个男孩子,但其实家里的书,光碟,冰箱里的水果,后来养的宠物,车内的摆件和抱枕,都在他们nj毫无察觉的时候换成了对方喜欢的。

叶令蔚的葬礼举行得很低调。

就来了叶家人,给姜蕙通知了日期,但对方一直没nj来。

反而是费锵和费澜都到场了。

费澜一身nj黑色,站在人群后边,脸色白得跟他胸襟前白色的花一般,他眼神nj宛如死水,落在相框里的男生脸上。

拥有nj那么明艳相貌的男生,却nj笑得那样害羞胆怯。

费澜难受得慢慢蹲了下来,他被巨大的难过和后悔笼罩。

他周身nj都是阴郁,没nj人去nj靠近,他现nj在已经不是费澜了,他是叶令蔚的费澜。

叶绚跪在地上,他一直在哭,叶绚怎样爱面子,整个申城都十分清楚,最nj宝贝的赛车摔得稀烂他都没nj哭过,他匍匐在地上,额头贴在地面,姿势怪异又可笑。

叶岑在念哀悼词,他声音低缓,一贯以nj来的淡然,就如同念报告一样。

但是却nj在最nj后的时候,语气略微停顿了一下,大厅所有nj人都怔了一下,因为他们nj所有nj人都听见了一声哽咽。

叶岑,哭了。

葬礼结束,地上一地的碎花瓣,叶绚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像是这样躲起来就能逃避现nj实一般。

费澜最nj后看了一眼大厅,转身anj离开,天穹铅云蔽日,他带着满身nj的死气。

刘佳艺哭得不行,她没nj化妆,更加显得年纪小,她扑过去nj抱住叶令蔚的相框,叶铃兰叶源他们nj拉都拉不走,一路拖一路拽,拖走了她又跑回去nj,要么爬回去nj。

“四哥,四哥,我只有nj你nj了,你nj别走四哥”

“四哥,你nj怎么就不要我了?四哥。”

“三nj哥,我没nj有nj四哥了,我四哥死了。”刘佳艺像个几岁孩子一样又哭又闹,手足无措像是无家可归被吓疯了的奶猫,拉住叶源的手臂哭嚎,叶源看着心里也难受,扭过了头去nj。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叶绚突然直起腰,看向了门外。

空荡荡的院子里,风卷着白色的碎花瓣在空气里打着旋儿飘过,一个女人的背影有nj些狼狈在往远处去nj。

叶绚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朝外跑去nj。

“你nj来做什么?”叶绚跑到女人面前,“死的怎么就不是你nj?”

姜蕙在风中显得尤其的娇柔,她已经五十出头了,但岁月对她手下留情,她穿着黑色的短袖金丝滚边旗袍,将身nj体曲线展现nj得淋漓尽致。

叶绚红着眼睛,“你nj以nj为这是什么地方?你nj打扮成这样你nj什么意思?”

姜蕙脸色发白,她哀求般的拉了拉叶绚的衣袖,“叶绚妈妈不是故意的”

叶绚挥开她的手,“姜女士,我不是十岁小孩儿了,我已经都想明白了,如果当初不是你nj,我们nj兄弟之nj间不会生出嫌隙,而你nj,一直选择冷眼旁观。”

“并且,在叶三nj葬礼这天,”叶绚一字一句,“盛装出席!”

他转身nj离开,眼泪落在脸颊上,风一吹,冰冰凉。

其实叶绚何尝不清楚,叶三nj的死,他们nj都有nj责任,他只是想要短暂的逃避一下,他不敢面对,一直跟在他屁股后边喊二哥哥的小孩儿没nj有nj了。

他没nj有nj弟弟了,他的弟弟成为了木匣子里一捧骨灰。

叶令蔚在摇椅上面无表情的看完这些,有nj什么用?他都死了。

后边还剩短短的几行字。

叶岑撤了对三nj中的捐资,叶绚将所有nj的赛车锁在了车库,到特殊学校成为了一名志愿者,叶祖闵叶祖闵失去nj了最nj疼爱的叶岑,叶岑宣布跟叶家家族脱离关系,自成一系。

而姜蕙,费锵与她分手了。

费锵提出分手的时候,叹了口nj气,“我要是知道那孩子因为你nj才过得这般苦,我也不会唉,算了,你nj走吧。”

叶令蔚关注的是费澜,从头到尾都爱着他的人。

费澜,将当初那些欺负过叶令蔚的人,挨个,挨个,挨个的报复,他成了年级第一,老师捧在手心里,但在老师和同学看不见的地方,他把那些人的头发揪住,往墙上撞,撞得鲜血淋漓。

不知情的人以nj为他温和有anj礼,前途不可限量,不愧是费氏的继承人。

而在费澜手底下被折磨过的人,在听到费澜的名字的时候,都会冒出一身nj冷汗。

费澜得了严重的心理nj疾病。

他仿若在活在叶令蔚活着的时候,时而清醒,清醒的时候,就是折磨那些人的时候,当他得到了渴求的全部权力之nj后,这种状态达到了一个巅峰。

谈生意时,他是冷静自持睿智狠厉的费总,而身nj处于空荡荡的仿若中世纪的庄园的时候,他会把当初欺负过叶令蔚的人现nj状的资料挨着挨着浏览,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

叶令蔚有nj些看不下去nj了,他捂住胸口nj放缓了呼吸,良久,才重新拿起书,最nj后一段了。

费澜在书房翻开一本相册,全是叶令蔚的照片,相册的最nj后一页停在叶令蔚的十七岁,而费澜现nj在,他已经二十七岁了,医生说,费澜的精神nj状态很差,随时可能崩溃。

“怎么会呢?”费澜笑着说道,“叶娇娇,你nj好好等着,我会把这些人,都送到你nj面前给你nj磕头认罪。”

他音调极为低缓,在昏暗的房间听着令人毛骨悚然。

说完,他俯身nj轻轻的吻在了十七岁的叶令蔚脸上,低声呢喃,“我爱你nj,叶娇娇。”

“我竟然犯如此死罪,在你nj死后,我才发现nj,我爱你nj。”

手里书的内容到此为止,叶令蔚任风将树叶吹得胡乱翻动,他有nj些呆呆的,他想到前几天在医院里,费澜问自己“为什么我就是哥哥?”

那时候觉得还挺奇怪的,现nj在想来,其实早有nj预兆。

叶令蔚的脸开始发烫,不受控制的发热,从耳尖到脖颈,从指尖到身nj体,全部,开始升温。

他从没nj往这个可能想过。

而令他不由自主的手足无措的原因是,他一点都不抗拒费澜爱自己。

很快,叶令蔚就冷静下来了,那是自己死了才会发生的事nj情啊,现nj在,费澜好像除了那样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什么都没nj说过。

意识到这一点的叶令蔚,烦躁地把地上的拖鞋踢得老远。

“”

他憋着气又去nj找拖鞋,一站起来,就看见楼底下站着一个男生,他的校服有nj些脏乱,但是在看见叶令蔚在看他的时候,有nj些羞怯的整了整。

叶令蔚愣住,小区对住户的安全很重视,夏涣怎么进来的?

他指了指入口nj,用口nj型告诉叶令蔚他进来了。

叶令蔚转身nj没nj穿鞋就跑向门口nj,这里的小区楼层都不高,他在三nj楼,叶令蔚告诉自己冷静,他有nj条不紊的将门迅速反锁,再加上了几道保险。

靠在门板上,叶令蔚给离得最nj近的保安室打电话,响了几声,无人接听。

给物业打也是一样的结果。

门被轻轻的敲了一声,很快,叶令蔚的手机收到了一条陌生来信。

[叶令蔚,你nj不开门,我也能打开你nj家的门,你anj忘了,我小学就已经可以nj用针开锁了?]

锁眼传来轻微的响动。

叶令蔚飞快的报了警,但是还需要调度。

深吸了一口nj气,叶令蔚给费澜打了电话过去nj。

第一道锁已经被撬开,叶令蔚盘腿坐在沙发上,电话很快被接通,“叶娇娇,这次又要什么蛋糕?”

男生语气无奈,又宠溺。

叶令蔚抬起眼,在听见费澜的声音后终于露出了一丝脆弱和无措,嗓音微微的颤抖,“费澜,夏涣在我家门口nj。”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