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宠 > 第4节

第4节(1/2)

目录

他会在她走累的时候上前,背她上车,送她回家;会在她发脾气砸了一地东西后,默默蹲下来处理碎片,给她受伤的手指上药。

她的一切合理的无理的要求,他都会做到。

这样一个人,哪怕在他自己认为只是在做分内的工作,在她心里,他也绝对不仅仅只是个司机、保镖助理。

他是她的家人,比郁贵东、郁有枫重要一百倍的家人。

她不太容易相信别人,可是只要他在她身边,她就很有安全感。

“阿屿,你知道吗……”她闭着眼睛,声音低弱,“今天他和我求婚了……这么有钱的一个人,没有戒指没有鲜花,竟突然开口和我求婚……呵呵,他是不是笃定我一定会答应?……”

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背上的手指似乎微微凝滞了一瞬。她眼皮发沉,还没有分辩清楚,意识却已渐渐有些飘远。

很舒服,很安心。

有信任的人在自己身边,她似乎可以放松自己好好休息一会。

秋屿还在等她后面的话,但过了很久,她都没再出声。

他慢慢停下手指,低头去看她的脸,她柔软纤长的睫毛覆在眼帘上,呼吸均匀,已经睡着了。

睡着之后,她眉宇间那种逼人的明艳浅淡了几分,白嫩精致的五官带上了一点孩子气,看着格外乖巧。到底才二十一岁,这样安静睡着的时候,看着就只是个小姑娘而已。

秋屿没有叫醒她,拉过一侧的薄被替她轻轻盖上。

他放轻脚步,调暗了室内的灯光,将她的手机调到静音,然后走出房间将门关上。

他关掉上层的灯,下楼来到会议桌旁,重新打开电脑,将刚才优选出来的三个项目一一打开,然后开始拟可.行.性.方.案。

这个工作比较琐碎,要做很久,他打算通宵完成。

这样,等到她休息完醒来的时候,无论想选择哪一个项目,他这边都有已成型的方案提供给她,不需要她在自己亲自花费时间拟定方案。

就像他说的,她的时间,应该花费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对他来说,她能好好休息睡个好觉也是重要的事情。

****

新的一周,B大校园里最精彩的八卦莫过于校草高煊人设翻车的事。

一张张和不同系学姐学妹以及外校女生单独约饭活动的照片被PO上了校园网,那些被派发了好人牌却依然愿意和高煊单独约见的女生,并不是真的愿意接收好人牌,不过是以为自己对他来说是特殊的那个,以为彼此间的状态是恋人未满,多见几次暧昧再多一点,就能直接过渡成女朋友。

但这并不代表她们真的傻,愿意成为诸多“恋人未满”里的一员,更别提这些约饭活动大部分都是女生出钱请客的。

偏偏PO出这些照片的人,是依照时间线排的顺序,并且每张照片下面都将约会的日期时间地点都写的一清二楚,哪怕每张照片上面的女生都被码了脸和发型,但当事者本人又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

这样一来,每个当事者只要对照一下照片时间线就清楚高煊一直都在说谎,例如借口说要去当家教每周固定哪几个晚上没时间,又例如发消息表示自己在宿舍里很饿还没吃饭结果照片时间线上却在和其他女生吃大餐,再例如穿着这个女生送的衣服和另一个女生见面……

校园网炸了,被欺骗的女生一个个匿名上来各种谩骂,也有男生表面说着高煊没有女朋友交友自由,实则字里行间全是讥讽,称其为时间管理大师,表示非常想和他学习。

谩骂的、眼红妒忌的、嘲讽的、起哄看热闹的……一时间,高煊成为B大风云人物,被冠名B大鱼塘主、男绿茶本茶。

他确实没有出轨,较真起来谁都没办法指责他,但他引发了众怒,在学校里基本上算社死了。

无论他在那里,教室、食堂、图书馆还是宿舍,周围的目光总会想雷达一样扫过来,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窃窃私语和笑声。

这种无时无刻被人指指点点的感觉让人窒息。

而上一次,在学校里引发这种负面关注度的人是卢娜。她于某个周末在自己的宿舍里割腕自杀,要不是那天有个同宿舍的女生因为临时有事提前回校宿舍,她可能根本救不回来。

后来校方调查这件事,同宿舍的女生表示卢娜因为肥胖非常自卑,一直都在吃减肥药。

有种减肥药吃完没多久就会频繁上厕所,有一次大课老师晚了十来分钟下课,她一时没忍住居然尿.失.禁了,当众出这种丑,对她来说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所以最终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卢娜自杀的原因,根本没有人会把卢娜的事和高煊扯上关系。

郁盛同样不想,因为高煊不配。

看一个伪善的人不顺眼,只需要把他的真面目彻底曝光就行。

看那些曾经因为他表现出来的人设而投以爱慕之意的人调转枪头,反过来攻击他,远比自己攻击他更加有成就感。

至于高煊会不会从这些照片联想到到她,郁盛并不在意。

以她对高煊的了解和背景调查,他就算猜到了也没胆子对她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相比之下,反倒是另一个人带给她的麻烦更琐碎一些。

“郁小姐,我家艺人已经等你很久了,麻烦移步车上。”

郁盛离校还没走到路口,一个面貌平平的年轻人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是不想太高调才不让秋屿直接在校门口接她,可这接二连三的被堵,确实有点烦人。

“我不认识你家艺人。”郁盛面无表情。

“郁小姐说笑了,暮樱是明灿最红的一线,郁小姐哪怕没有见过本人,也总该听过名字吧。”对方虽然笑着,可眼底却透出得意和自负。

明灿影业是顾觉旗下产业,对方虽然没有直接提到顾觉,但丢出明灿两个字自觉已经把人物关系给得非常清楚了,她要是再不上车就是故意装不认识。

所以,现在这是正宫未婚妻一定得知道小三姓甚名谁什么来路?

想想也是,暮樱这一年确实很火,一部民国剧爆红之后,国际代言接了一个又一个,综艺也是挑着最热的一线大综上。

但这也是郁盛不明白的地方,都已经爬到这个位置了,以后完全可以靠自己过的很好,为什么非要把侧重点放在男人身上?

难道男人会比自己更可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