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宠 > 第9节

第9节(1/2)

目录

郁盛歪了歪头,满眼无辜懵懂:“可是,不用我宣布,现在也有人当着我的面扑向他啊。”

郁贵东被这一派天真的话语气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你——都和你说过那些只是逢场作戏!都是假的!你要大度,懂吗!女人要大度!”

郁盛看着郁贵东气到发抖的身体,觉得还是得见好就收,于是乖乖道:“我知道了,我会大度的——”

低沉的笑声自书房门口响起,打断了她的话。

郁盛回头,原本轻轻带上的门不知何时开了道缝隙,一只修长的手伸来,将那扇门缓缓推开。

对方衬衣袖口的钻石袖钉在书房的灯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顾觉一袭黑色西服,安静站在那里,迎着她的目光轻轻勾起唇。

“顾总,你这——怎么来这么早,楼下没有人招呼您吗?”郁贵东这回是真紧张,刚才的话也不知道被他听见了多少。

难得顾觉愿意亲自上门参加他的寿宴,要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他,可真是得不偿失。

顾觉把视线移向他,轻淡的一瞥,并没带着太多情绪。郁贵东是什么样的人,早在三年前第一次和他在商场上见面时他就知道了。

势利精明,一切向钱看齐,连亲生女儿都能当成攀附的礼物,毫无底线。

这次要不是因为郁盛,他也不可能会来参加对方的寿宴,可对方似乎并不明白这一点。

顾觉觉得不悦,他气场一贯强,哪怕没有过多显露自己的情绪,对方依然能从周围逐渐凝滞的气氛里觉察到一些事。

“不用这么客气,早点过来自然是为了早点见她。”顾觉一开口,房间里凝滞的气氛一缓,郁贵东绷紧的心也慢慢落下,可对方随后的话却再次让他全身紧绷。

“还有,我还挺喜欢看到自己未婚妻为我争风吃醋的,女孩子不用那么大方。”

他说着,伸手将郁盛揽进自己怀里,低头打量了她一眼——她身上这条裙子明显不是她的风格,颜色过分庸俗,腰间的蕾丝也过于诱.人。

可即便是如此庸俗的颜色,穿在她身上依然惊艳,纯粹的懵懂和成熟的媚.色,两种气质融合在一起,格外吸引。

顾觉是什么人,心念一动就明白过来,“下次还是我来帮你选裙子吧,这件不适合你。”

这话是对着郁盛说的,但他的视线却投向了郁贵东。

他今天没带眼镜,这样直白的一眼,犀利冷锐,郁贵东当下脸皮僵硬,不过到底在商场混了多年,脸上的笑容再僵也没半点松动,甚至还能点头附和几句。

顾觉笑了笑,将另一只手上的礼物递了出去:“一点小礼不成敬意,我先带她下去了,一会见,郁总。”

郁贵东看着手里的礼物盒,里面是一枚价值不菲的古董表。

书房外,伴随两人离开的脚步声,还有顾觉略带调侃的声音传来:“说说,你都看到谁当着你的面扑向我了?”

郁盛:……

郁贵东阴沉沉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冷笑。

他没想到顾觉竟然会出言维护她,还俨然一副将她纳入羽翼下的模样,连他这个做父亲的训斥几句都不愿意。

看来,他这个女儿,比他想象中要厉害多了。

顾觉看不上他没关系,能看得上他女儿就好。

有些事,他无所谓过程,他只看重结果。

****

郁盛发现最近顾觉出现的频率有些高,从前一两个月见一两次,如今两个星期之内居然连着出现了三次。

一次是来学校找她“兴师问罪”,一次是参加郁贵东的寿宴。

寿宴之后郁盛以为自己能清闲一阵,结果隔了一天她又在学校马路对面的树荫下见到熟悉的黑色宾利。

这一次,他没有等在车里,在她走出校门时,他推门走下后座,银灰色休闲商务西服内搭黑色衬衣,额发后梳,双腿修长,一双眼睛穿透人群准确落在她身上。

郁盛顿时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她走过去,朝他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顾觉拨了拨她耳边的长发:“我不能来吗?”

郁盛:……

她抬头看着他,眸光明亮,漆黑的瞳仁里映出他的模样。顾觉被她眼中自己的倒影所取悦,低沉笑了声,捏了捏她的下巴:“东区开了家新的料理店,带你去尝尝鲜。”

在郁盛看来,只要对方不是想带她去酒店或者回家过夜,她都可以接受。

她给秋屿发了消息,吩咐他可以提早下班。

然而顾觉的车子经过路口时,黑色奔驰还是悄无声息的跟了上来。

自从上回她被绑架之后,秋屿比从前更加谨慎,哪怕是住院那段时间,由郁家的其他司机负责接送她出行,他依然每天早晚数次和司机联络,以确保她安全到家。

晚餐的时候,顾觉提到了月末的顾氏宴会。

郁盛知道这个宴会,顾氏每年都会举行,地点是顾家老宅,能收到邀请卡的无一例外都是B城上流圈子里和顾氏交好的家族,也会有时尚圈名人,商界大鳄或是新秀到场。

她会知道这个宴会,还是因为郁贵东,过往三年,每年宴会筹办的时候,郁贵东削尖了脑袋想让她以顾觉未婚妻的身份亮相。

然而这三年,顾觉宁可单独现身,也没有正式带她亮相的想法。

算算日期,宴会应该就在下周周末。

“那天我会让司机提前去接你造型沙龙,你只要记得把时间空出来。”

“一定要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