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宠 > 第12节

第12节(1/2)

目录

这家伙保护她的时候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她安全一点,也就代表他能少受点伤。

他们到的早,对方在晚饭前,亲自开着度假村电瓶车,带他们在里面晃了一圈。

第12章 他由指尖酥麻……

对方姓章,四十多岁,是个本分勤恳的实业家,只可惜运气不太好,前几年错信和他称兄道弟的朋友,让人骗去投资了一个项目,最后对方卷着钱跑路,而他独自收拾了烂摊,之后卖掉两处房产,靠着毅力、韧劲重新站了起来。

因为吃过一次大亏,他之后每次投资的项目都是自己亲选,一般只会吸纳其他投资者的资金,不会投资对方提供的项目。

这样的模式,以及谨慎小心,都是郁贵东所不喜欢的,他喜欢博弈,相比自己投资金出去,更喜欢吸纳资金,投资由他操控的项目,这类项目水分更足。

所以虽然合作过数次,因为利润空间小,郁贵东对章年并不看重,不过看在对方诚信稳定,每年能固定多一笔小钱,也算是不错的事。

郁盛和对方接触过几次,对方也知道郁盛是郁贵东的女儿,郁盛敢透露身份和目的,是因为已经吃准了章年这个人,即便合作不成也不会在郁贵东面前多一句闲话。

章年先前一直在犹豫,郁贵东虽然逐利,不看重他,但好歹也合作了几次。可这次度假村的计划,却委实没那么容易得到郁贵东那边的资金。

因为这个项目就是几年前他被朋友欺骗,被卷钱跑路的那个。

项目本身没有问题,只是他错信了朋友,签了无效合同,结果资金根本没投进项目里。而当年这个度假村因为交通、位置、资金等各种问题,也最终半途夭折。

这几年,章年一直留意着度假村的情况,几个月前上任主人急需周转,便以低价转让这处一直闲置的度假村。

章年这几年赚了点钱,加上有私心,便接手下来。

他打算重新改建度假村,以“自然、休闲、家庭”为主题,让度假村重新活过来。

然而差不多类型的项目案郁贵东那里有一沓,他对章年的项目并没有太大兴趣。后来,郁盛主动找上了章年。

“其实当年想投这个度假村,主要是为了我的女儿。”章年有个女儿,很早就被诊断出有轻度自闭症,很温和胆怯的女孩子,非常喜欢草地和树林,可以拿着画板,画一整天绿色的植物。

度假村背山面湖,满目绿色,在这样的地方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乐园,是他想要呈现给女儿的一个美丽梦境。

郁盛之前就已经看过各种图片和视频资料,这次过来是实地考察。她想从郁贵东手里拿走这个项目,当然并不只是投出一笔钱这么简单,她还带来了她的计划书。

“树屋度假村?”晚餐的包厢里,章年带着经理和秘书,而郁盛这边,秋屿以助理身份入席。一共五人,都是纯谈事实的性子,于是冷盘还没吃多久,就已经谈到了重点。

“这几年民众需求不一样了,很多人度假都向往原始和自然,可真正的原生态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纯现代化的度假村又有太多相同的选择。你想做好这个项目,自然也明白客户和口碑有多重要,可客户到底想要什么呢?把自然的绿色和现代化结合,做出自己的特色,才能让度假村拥有更长的生命力。”

郁盛说着,无需她示意,秋屿已经打开平板电脑,开始PPT展示。

之后的具体讲解部分,由秋屿接手。

事实上,这个PPT也是他亲自做的,郁盛提出了树屋度假村的理念、构想和实际建设部分,而他则亲自动手完成了图文信息。

除了PPT之外,秋屿还拿出了市场分析数据,国内目前也有几个有代表性的树屋酒店,但总体来说,需求远大于供给。

毕竟树屋酒店不是那么好做的,地理位置、审批、施工……各种实际问题,都是拦路虎。

可一旦能解决上述问题,成功开建落成,最起码不用担心没有客源。

带着孩子的家庭也好,情侣也好,朋友相聚也好,亲近大自然,放松身心的树屋度假村都是个十分吸引的去处。

秋屿讲解完图文部分,郁盛再次接手讲述。

“以度假村目前的情况和我们的实际资金,可以先部分改建,临湖的做成湖畔木屋别墅,坡地的建设树屋,那块空地可以做成采摘园种植体验区饲养区,钓虾钓鱼烧烤休闲区域时下也很流行。

还有重点在于,我们不需要学大酒店把内部打造成五星级客房,我们的情况比较适合网红民宿风,新颖的设计是关键,加上整洁、干净、温暖、舒适足以……

这是如何取得审批的流程和方案……这是施工可能遭遇的几个难点和解决方案……这是预计投资额……这是第一年的预计回报额……”

这份PPT的详实远超章年的想象,他觉得他得重新评判面前这个年轻女孩的能力。

他知道她还在读书,尚未毕业。年轻的豪门千金,过分美丽,是顾氏老太爷给顾觉选择的未婚妻。

优雅、聪慧、气质、美艳,这便是所有人能看到的。

但大部分人,对郁盛的认知大概也止于此。

而今天,他对她有了全新的认知,他甚至不再将对方视为晚辈,而是将她看做可以畅谈计划理念的同龄人。

章年有些后悔,之前一直太顾及郁贵东,没有再早一点和对方这样面对面坐下来畅谈,否则他根本不至于浪费这么多时间。

“我有个朋友,或者说是认识的一位生意人吧。”章年开口道,“你也知道,我几年前在朋友这方面吃过亏,所以先前和郁氏提案时没有提到这一部分。你知道海名集团吧?”

郁盛扬眉:“做惊叫乐园的那个?”

“对,其实他们拿下了这附近一块地,当然比我这个小小的度假村要大很多,地理环境交通位置也更好。”

话到这里,郁盛哪里还不明白:“他们想在那里建第二家惊叫乐园?”

国内第一家惊叫乐园位于S城城郊,于大半年前开园,因为极其新颖的游乐项目、超一线艺人为代言人以及刷爆各大网络平台的乐园打卡视频而火速出名。

而投资建设惊叫乐园的海名集团也从默默无闻直接一夜成名,迅速成为商界宠儿,诸多生意人想要认识结交合作的对象。

只是对方的主事人至今都隐在幕后,没有接受过任何采访,也没有参加过任何商界酒宴。

“我还算运气,去年机缘巧合和对方认识。今年我接手度假村后海名的人来找,双方见面才发现是旧识,我谈过我投资度假村的计划和原因,对方也提到了附近另一块地。只不过,暂时没有后文。”

郁盛笑了笑:“海名的人原先是不是想直接吃掉度假村?后来发现是你……”

“对,去年我帮过他,只是无心之举,但对方大概顾念这个人情,所以……”

章年顿了顿,继续道,“其实原先提案给你父亲,我并没有想要做多大,简单翻新,只要能保持不亏损就可以了。可是刚才看了你的开发案,实话告诉你,我非常喜欢,我已经决定跟你合作,我也能想象到一旦落成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海名想建第二家惊叫乐园,不一定非得吃下我的度假村,我们或许也不需要迫于资金压力分批改建。我们其实可以双赢——不,再加上你,是三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