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宠 > 第15节

第15节(1/2)

目录

手机离手之后,夏娃才反应过来,想要扬手夺回自己手机,秋屿已经迅速从还开着的拍照界面进了相册,点开新拍的几张照片,无一例外主角都是郁盛和她。

“你未经同意拍摄了我们的照片,已经侵犯了我们的隐私权。这一次,我只选择删除照片,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报警。”秋屿将手机反转,让她看清了屏幕上的照片。

因为拍摄镜头拉得很近,照片主角一看就是他们两人,夏娃连想要辩解只是拍乐园不小心顺带拍下两人的话都说不出口。

之后,他将里面他和郁盛的照片全部删除,之后进入“最近删除”栏,再将照片彻底删掉。

他动作很快,不过数秒已经将删除了照片的手机递还到她面前。整个过程里,他脸上都没有丝毫表情,眉宇间的冷色疏离到令人望而生畏。

“唉唉,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夏娃的朋友好不容易才找回声音。

秋屿并不理会,还了手机直接转身,朝郁盛走去。

“夏夏,怎么办……”那女生见状,伸手去拉夏娃,“我们就这样错过这个机会吗?”

夏娃此刻心里又恼又羞,偷拍被当面捉到,还被郁盛的人当面警告,让她无法忍耐。

“你待在这里!”她一咬牙,点开手机按了几下,然后握着手机追了过去。

郁盛还没和秋屿说两句话,就看见夏娃带着一脸坚毅之色冲到她面前:“拍照是我不对,可你这样,对得起顾觉吗?”

郁盛:……??

是她……耳朵出问题了?

(麻烦宝们看下作话=3=)

第15章 一更、二更(红包)……

郁盛轻轻抬手,制止了秋屿想要上前处理的动作。

在她的认知里,第三者这样的角色都应该对正牌未婚妻敬而远之的,但凡有点羞.耻.感的人,都不至于腆着脸主动上前。

可顾觉身边这些女人,新人也好,旧人也罢,一个个的,都无畏无知的很,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她们勇气。

莫非是顾觉的身子?

“我刚才都看见了,你们两个人——你不用着急否认,我知道这是你的私事,我无权过问,原本我也没打算过来说这些,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误解。所以我过来想要告诉你,我是有错,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要以为派人过来说几句隐私权,就能显得自己多正义。”

郁盛大致明白了,对方这是觉得被秋屿下了面子,现在过来找场子。不过听她的语气,挺正义凛然的,似乎并不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她和顾觉那点事。

郁盛玩心起了,决定皮一下:“你是哪位?”

夏娃一口正气噎在喉咙里:“我……我们那天见过,在顾家的宴会上。”

“哦,不记得了。”

“不记得没关系。总之,你瞒着顾觉在这里和其他男人约会是事实,我也只是不小心拍到,你不用这么紧张,照片已经被删除了,我也并不害怕你的威胁。”

郁盛纤长的眉尾轻轻一扬,她看着对方紧握在指间的手机和她微微紧张的模样,突然领悟过来。

她微微一笑,再次开口:“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曲解我和我保镖的关系,但顾觉是我的未婚夫,你这样替别人的未婚夫打抱不平,是在告诉我你看上他了,想当第三者吗?还是说,你已经当上了第三者,现在是在故意找茬?”

“你、你胡说八道!”夏娃又气又恼,眼眶却不自觉红了。

她看着站在面前一身高奢名牌又艳光四射的郁盛,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和顾觉的关系,当别人说出第三者的时候,她满心被冤枉的愤恼,很想大喊不是,但她好像根本就没有反驳的底气。

郁盛看着她,渐渐收起笑意:“既然不是,那就少管别人未婚夫的闲事。”

对方突然冷下来的眼神让夏娃一下子气势全无,她转头去看秋屿,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端倪,她不相信一个长相气质都如此卓越的男人会愿意忍耐当个没有名分的第三者。

可是对方神态漠然,眸光静冷,似乎对郁盛口中的未婚夫三个字毫无反应。

在那样的注视下,夏娃突然有些无地自容,她转身想要离开,结果没跑几步,却一头栽在来人身上。

她抬头,看到熟悉的花哨西服和周洛那张俊俏的脸孔,仿佛一下子看到了救星:“周洛哥,你终于来了,我刚才……”

她转头朝郁盛的方向看了几眼,话没说清楚,语气里却带着无尽的委屈,像是被人狠狠欺负了一样。

周家的人都很护短,哪怕周洛平时待她不冷不热的,从没什么好话,但是在外人面前他都会护着她。

夏娃见周洛朝郁盛走去,以为对方是要给自己出头,结果周洛还没走近,就已经朝郁盛笑了起来:“郁小姐,真抱歉,她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她是我哥的一个朋友,年纪小不懂事,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先替她说声对不起。”

“没事,我没那么小气。”郁盛似笑非笑的瞥了夏娃一样,“年纪小么?倒是没觉得。”

周洛这才想起面前人的年龄,他听章年提过,算起来似乎比夏娃还要小上几个月。

他于是笑了笑:“没办法,有些人只长年龄不长心……她的心还是个孩子,郁小姐不要介意。”

夏娃听到这里,泛红的眼眶终于漫上眼泪,她用手背擦了擦眼角,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因为没怎么看路,还差点撞上跟着周洛几人一起过来的章年。

章年咦了一声,转头看着夏娃离开的方向,摇了两下头:“眼神水润涣散,颧骨带痣……”

章年喃喃自语的两句话,却突然让周洛拧眉认真起来:“章总,怎么了,她的面相有什么问题?”

“没什么,你别介意,我只是老毛病犯了,如今不兴这个。”

章年的推托之言自然没能让周洛打消念头,他原本也不相信面.相.风.水之说,可去年的时候,他就是偶然间从章年那里得了一番面相之言,才解开了困扰他许久的疑惑和心结。

也因为那件事,他和章年成了朋友,后来处理B城郊区度假村的时候,他得知主事人是章年,念着之前的情分,没以一贯的霸道手法做事。

因为还有郁盛在,周洛没继续追问。当天晚餐结束后,他再次单独找上了章年,表示很想听他傍晚未说完的话。

“章大哥。”这是周洛私底下对章年的称呼,“你不明白,那个女孩子和我哥关系很近,我哥这大半年一直都很纵着她,谁的劝也不听……”

“好吧,不过我这只是依面相直说,做不得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