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宠 > 第19节

第19节(1/2)

目录

他冬天向来穿的不多,薄昵大衣底下就是衬衣和西裤,此刻室内空调暖融,他脱了薄昵外套,衬衣袖口也松了卷至手肘,露出一截结实又骨感的手腕,衬衣领口的纽扣却依然扣到了最上面一颗,她看着都觉得不舒服。

“先别忙了,你也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郁盛已经洗过了,还换上了刚才在酒店大堂买的棉质T恤和休闲长裤,因为房间温度高,她也没穿袜子,光脚踩着厚棉的拖鞋,整个人放松又自在。

“没事,等一会您休息后再换。”

“我还不想睡。”郁盛把红酒交给秋屿,让他用开瓶器开了先醒酒,“开完这瓶酒,你就先去换身衣服。对了,姓岳的人,你有想到谁吗?”

秋屿走去吧台,动作利落开红酒的同时给了她答案:“阳乐新媒体,岳栋。”

这个名字让原本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的郁盛又赫然坐了起来:“岳栋?和顾觉有仇那个?”

“表面来说,他和顾觉是合作伙伴,而您是他的未婚妻——”说到这里,秋屿握着开瓶器的修长手指一顿,在她看不见的角度,他低垂的睫毛动了两下,“合作伙伴的未婚妻入住酒店,他自然不能当看不见。”

郁盛搁下毛巾,取过手机打开微信,她记得她和岳栋交换过联系方式,只是还没有说过话。

“找到了。”她点开一个头像,发了句寒暄的感谢之言过去,“之前没找到适合的契机和他说话,今天可真是巧了。

我记得阳乐新媒体之前开发了两部网剧,口碑都很高,其中一部网剧是揭露娱乐圈内幕的,里面有一个角色的遭遇,和他那位已经去世的同父异母妹妹的遭遇很像。我想他当时应该是想借由这部剧向查看顾觉的反应,只可惜顾觉根本就没注意到。”

郁盛说着,又取过茶几上的平板,“你说,我如果想暗示些什么,是不是从这部剧着手和他聊一聊,更容易让他信任我呢?”

郁盛认真翻看那部网剧的剧情介绍和网友评价时,有人在她面前轻轻叹了口气。

男人修长的手伸来,取走了她的平板,郁盛错愕抬头,对上秋屿深黑沉静的眼睛。

他半蹲在她面前,将平板搁在一旁,把切好的水果挪到她面前,认真道:“郁总,难得休息,好好放松一下吧。”

盯装修、布置公司、面试职员、和章年公司开会商谈细节、找人推动度假村各项许可证件、写论文,还要和顾觉见面,她已经够忙了,难得她愿意给自己放个假,他只希望她能真正放松一下,“这些资料,等一会我会查。”

郁盛看着他表情认真的脸,笑了:“倒是会说我,你进了房间多久就忙了多久,让你去换身衣服还非得等我先休息了。”

他企图和她说道理:“这不一样。”

郁盛一见他这样子就想逗他:“哪里不一样了,你又不是二十四小时卖身给我了?”

秋屿垂下眼帘没有说话,在她看不见的眸底,有清越的星芒掠过。

“阿屿,浴室的电吹风是连着线的,不方便拿出来,可我头发太长了,还没擦干……”她的声音软了下来,每次她想让他做公事之外的其他事情时,都会用这个语气说话。

有时是为了故意逗他,有时是真的想让他帮忙。

“我来。”他起身,拿起茶几上的毛巾,郁盛立刻旋了个身,跪坐在地毯上,背对着他。

她头发委实有些长了,带着微卷的发梢已经长及腰际,柔软浓密的黑色发丝带着淡淡馨香,他用毛巾裹起一缕,轻轻擦拭至蓬松,之后又裹起另外一缕。

郁盛嫌跪坐在那里无处着力,累得慌,干脆朝沙发上一趴,歪着头让他继续擦。

秋屿的动作很温柔,每次擦干一缕,还会用指尖替她将发丝顺开,郁盛舒服的都快睡着了:“阿屿,我明天想看日出,不过我怕我起不来,你等会查一下日出时间,然后帮我定个闹钟。”

“好。”

“今天的海鲜很新鲜,可惜点太多都没吃完,明天走的时候再买一点回B城吧……”

“好。”他还在等着她说下一句,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见她再出声,他停下动作看去,她伏趴在那里,像是已经睡着了。

“郁总?”他放低嗓音试探着喊了一声。

“嗯……”郁盛还没完全睡着,只是半梦半醒的,不想回应。

“去房间里面睡吧,现在是冬天,就算开着空调也容易着凉。”

她可真的一点也不想动,但她知道他说得对,她现在就已经觉得有些冷了。

她强迫自己半睁开眼,对上他俊美的脸和认真的眼神,突然又起了逗他的念头,她朝他伸出手,把声音放软:“那你抱我进房。”

如她所愿,对方清冷的眼眸似乎微微震了一下,简直真实演绎了瞳孔震惊四个字。

那表情太有趣了,她忍不住坏笑:“阿屿,你怎么这么好欺负啊。”

然而下一刻,她突然感觉到身体一轻,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他打横抱在了怀里。

他抱的毫不费劲,和他身形高大的他比起来,她似乎轻飘的像羽毛一样。

郁盛的脸颊贴着他的衬衣,朝上看去,入眼的是他线条峻冷的下颌线。

他似乎感觉到她在看自己,垂眸朝她投来目光,房间明亮的灯光在他挺拔的鼻梁处投下阴影,他目色沉黑,清润的声线仿佛染上了夜色的暗:“我送你回房。”

郁盛:……

第18章 一更、二更(红包)……

郁盛感觉自己心脏跳了两下,奇怪,往常他也总是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怎么今天莫名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揪着他衣服,在他怀里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身体碰触,她原本穿的就少,这样动几下,整个人几乎是贴着他在蹭。

柔软的,纤细的,像绵软的云,又像枝头带着露珠微颤的花朵。

秋屿没有出声,他脸色沉静,迈动长腿脚步稳健的朝房间走去。唯独收紧泛青的指关节,才泄露了一些他此刻的其他情绪,但如往常每一次一样,那些情绪被他掩藏在了安静的表象之下。

他在床上放下她,帮她脱下拖鞋,然后给她拉过被子盖上:“郁总,早点休息吧。”

“……”郁盛第一次逗他逗到自己语塞,难得出来散心,她原本真的没想就这么睡了,不过现在她都已经被他放在床上了,还服务这么到位,她也只能睡了。

她用被子裹紧自己,只露出一张脸,“阿屿,晚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