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宠 > 第20节

第20节(1/2)

目录

可不同的是,她身上有一种坚韧而冷锐的气质,她认可以牙还牙,认可灰色地带。

“有些事或许是错的,但如果把我放在她的位置,我会做得比她更狠。”郁盛说的是实话。

这天,岳栋在抵达唐城影视城外下车的时候,伸手和郁盛握了握手:“很高兴认识你,郁小姐,等我回B城,再请你吃饭,谢谢你今天专程送我过来。”

郁盛立刻捕捉到了这句话里面的关键词,她脸上丝毫没有被点破的尴尬,笑容反而更加明媚:“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下次见,岳总。”

回B城的路上,郁盛问秋屿:“你怎么知道岳栋的车抛锚了?那里和酒店有几百米的距离呢。”

“只是推测,我从酒店出来去停车场时,他的车正好经过,我听出车的发动机有点问题,加上酒店外面只有一条马路,所以……”

秋屿神色如常的陈述,对此并不觉得有多值得炫耀,只是一个正常的推测判断罢了,并不难。

然而郁盛却不这么认为,她能听懂岳栋下车时那句话的意思,很高兴重新认识她,对他来说,她不再是顾觉的未婚妻,而是一个朋友。

不是下次有机会再吃饭这样的寒暄,而是等他回到B城,会很快安排吃饭面谈。

最重要的是,他看出了她的目的,知道她是特意送他,可他并没有排斥。

今天这一个小时的车程,远胜数次交际的结果,一下子就拉近了她和岳栋的距离。

她看着后视镜里秋屿那张赏心悦目的脸,慢慢勾起红唇:“阿屿啊,要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他没有出声,目视前方,脸色一如既往的静淡,用沉稳的动作开车载着她驶向高速的另一头。

**

下午郁盛原想先去公司看一看,然后直接回公寓,然而郁贵东来了电话让她回家。郁盛没问原因,郁贵东语气不太好,问了估计也不会说,还有可能被骂几句。

她猜想会不会和她昨天跟顾觉闹掰那件事有关,但她又觉得郁贵东那里不可能这么快得到风声。

更何况,在郁贵东眼里顾觉那么重要,如果他真知道了,绝对会在电话直接喷她喷了个狗血淋头。

她在一小时后抵达了郁家别墅,下车之前,她嘱咐秋屿回一趟她的公寓,把带回来的海鲜先冻在冰箱里。

“放完海鲜你就先下班吧,海鲜等明晚再吃。”郁盛看看时间,打趣,“还不到四点,今天应该是这个月你下班最早的一天,可以和朋友约着出去吃饭了。”

平时她无论去哪里,忙到多晚,吃不吃饭,他都得跟着,一直都很辛苦。

他对约朋友吃饭不置可否,开口问:“郁总,明早想吃什么?”

和她跟顾觉一起出去吃饭一样,郁家别墅的早餐总不是那么合她胃口,尽管家里有几个佣人,但所有餐饮习惯都是依照郁贵东和郁有枫来的。

郁盛懒得多说,见到喜欢的吃的就多吃几口,不喜欢的就少吃或是不吃,反正每天秋屿都会帮她准备早餐。

“你看着办,你准备的东西我都爱吃。”她将装着咖啡的保温杯递给他,然后笑了笑,推门下车。

秋屿目送她穿过别墅区内的车道,走进别墅大门。

他落下视线,目光定在一旁的保温杯上,就像她记得他不喜欢喝冷掉的咖啡一样,他也记得她所有喜欢吃的东西。

所以,不是他准备的东西她都爱吃,而是他只会为她准备她喜欢的东西。

秋屿重新发动车子,驶离别墅区。

郁家别墅内,客厅地板上的玻璃碎渣还没完全收拾掉。

她把手包和大衣递给上前的佣人,换上拖鞋走去客厅:“怎么了?”

客厅里,郁有枫冷着脸站在那里,衬衣的领口似乎因为有过大幅动作而斜斜歪开。郁贵东则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他靠在那里,脸色严肃,眉头紧皱。

郁家负责打扫的佣人一脸紧张的快速收拾残局,郁贵东看着郁有枫这副欠抽的模样就来气:“别收了,让他砸个够!”

佣人哆嗦了一下,加快速度三两下把玻璃渣收拾完,匆匆退出去。

“出什么事了?”郁盛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你问他啊!”郁有枫盛怒的火气稍缓,“都几岁的人了,居然真要和个小姑娘结婚,她比我都小,你平时玩玩也就算了!现在还想把人娶回家,你不嫌丢人啊!”

郁贵东冷笑一声:“你就是这样和我说话的?我想干什么,轮得到你管?你吃我的用我的,让你好好读书你呢?别人家的儿子都去国外深造,你连二本都进不去!你姐都比你强!你居然还有脸管我的事?”

郁盛坐在那里,尽量让自己保持面无表情。

她其实挺爱看他们吵架的,反正影响不到她,不疼不痒。

大概之前已经吵闹过了,东西也砸过了,如今两个人一来一回都只是丢各种冷嘲热讽的话。

郁盛听了一会明白过来,原来是郁贵东打算结婚了。

这次和上回不同,上次提到结婚,还只是一个想法,但这次,郁贵东已经求婚送了戒指,甚至还打算在过年时把酒席办了。

“……你不会真以为那女的喜欢你吧?你也不看看自己几岁了,她要不是为了钱估计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都能当人爸爸了,你真的好意思?”

“住嘴!”显然郁有枫提到了郁贵东的忌讳处。

这场吵架,以郁贵东扬言停了郁有枫所有的卡,郁有枫冷嗤一声说谁在乎然后离开了别墅告终。

郁贵东被气得不轻,扶着沙发一手捂着胸口顺了好一会气,回头见郁盛还安安静静坐在那里,气不打一处来:“你也要来对我指手画脚吗?”

“怎么会?”郁盛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刚才你们说了半天也没提到关键的信息,婚礼定哪天了?要办酒席吗?穿婚纱还是中式礼服?”

郁贵东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脸色依然阴晴不定:“你不反对?”

“不反对啊。”

“你不怕我再娶之后,再生个孩子,分掉原本属于你的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