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新宠 > 第30节

第30节(1/2)

目录

“你开公司,我最后一个知道,他一个外人,你居然给他那么大的资金调动权力,他有什么好?不就脸好看一点点,身高高那么一点点吗?”

“你又在发什么疯?”郁盛不耐烦的拧眉。

郁有枫被她一凶,更委屈了:“怎么了,你真以为别人都看不出来?他那样子哪里像个正常的保镖和司机,就算是特助也有下班的时候,哪有人连下班都不愿意,一心一意围着你转,非要来加班的?

是!他现在是喜欢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爱你爱得快疯了,可以后的事谁知道?你在我们家这种环境里长大,你该不会还天真到相信这世界上有永远的爱情吧?在利益面前,一切都会变质!你清醒一点吧!”

“你说这些你清醒?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胡说八道,利益?不要把你脑子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你眼睛只看得到利益不代表别人也这样。

你知不知道秋屿救过我的命,他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顾,你和我谈利益?他在乎我帮助我是因为他把我当家人,同样他也是我的家人!你懂什么叫家人吗,郁贵东不是,你也不是。”

他被这话气到了,直接踹椅子:“对,反正你也从来没把我当做弟弟!”

可很快,他反应过来,又转身狐疑的看向她:“等等——你不知道?”

第26章 他抚了下她腕间柔软的……

郁有枫和郁盛对视片刻,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原来你真不知道!那家伙——只要你在旁边,他眼里就只有你一个,那种眼神,你不会真以为有人会用这种目光看自己的老板吧?你把他当家人,可是他只把你当成女人!还是个有钱好骗的女人!”

回答他的,是郁盛喝剩下的大半杯橙汁。

“够了,胡言乱语到此为止。”

她的眸光完全冰冷下来:“郁有枫,我最讨厌喜欢脑补的人。我们是有血缘关系,但那一半血缘关系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我对你没有义务,你对我也没有权利。”

郁有枫顶着一脸橙汁狼狈又恼怒的离开了包厢,可他这模样实在走不出去,经过过道围栏的时候他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洗手间先把自己弄干净。

然而他一转身,透过透明的玻璃围栏和悬空玻璃地面,他瞥见了底下大门处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

对方背对着餐厅,似乎正要离开。

郁有枫冷嗤,来的倒是快!等等——他是来接郁盛的,怎么会不声不响就离开?除非……除非他刚刚就已经到了包厢外,然后因为一些原因又悄无声息走了。

“不会是听到了吧?”他想到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所以,不光郁盛不知道他对她的心思,他似乎也不希望她知道?

这两个人,每天同进同出的在一起,居然什么都没发生过?

“开什么玩笑……”他语气虽不屑,心情却莫名好起来。

**

从十字路口的屏幕上看到夏娃笑容甜美的脸时,郁盛正在坐车前往树屋度假村的路上。

那是一段综艺节目的广告,像是舞蹈主题的节目,夏娃是参赛者,能以这样的时长出现在宣传片中,说明她是这个综艺的主推参赛者。

郁盛对此没有任何感觉,她甚至觉得如果她是真的清醒过来,把重点放在事业上,而非男人身上,其实是件好事。

“女孩子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多打拼事业,谈恋爱既浪费时间又不靠谱。”郁盛收回目光,由衷的说了一句。

秋屿看了眼后视镜,没有回应。

郁盛低头看平板上的几段视频资料,那是章年发来的树屋度假村的进度视频,度假村大部分树屋都已建成,有几套已经完成所有内部软装,这次她过去是为了试住,算是内测。

这几天她忙,秋屿比她更忙,所以这回去树屋度假村也权当是一个短期度假。只是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她困了累了还能在车上休息,可他不行,甚至因为这两个小时他会更累。

郁盛看了眼秋屿略带疲意的侧脸,想起了昨天周洛亲自打给她的电话。

那通电话的主要目的是想挖角,这次她和海名合作的新项目,前期的考察和交流都是秋屿在处理,周洛来电表示,经过这一次,他真的很想把秋屿挖到自己公司。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某方面来说,他的判断能力和敏锐度甚至比你更好。现在年轻又有点才华的人都自视甚高,就算不至于骄傲自满,总会有些清高气。

但他没有,他真的很稳,是那种很坦荡很低调的稳重,但你听他说话的时候,却又发现他什么都懂,甚至一些观点会让你产生惊喜。”

周洛如今和她关系好,说话自然不藏着捏着,“我说郁总,反正他在你那里也只是当个特助,要不干脆割爱吧,我可以给他提供更好更有前途的职位。”

郁盛知道周洛说这话一半是在寒暄,另外一半则是试探,要是她这边真的肯松口,他保不齐真会立刻把人挖过去。

但无论怎样,只要对方是在夸秋屿,她就高兴。

现在想想,随着公司慢慢做起来,秋屿确实不再适合继续兼职她司机和保镖的工作,就算是助理这个职位,很多零零碎碎的琐事也没必要全都交给他,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换个职位。

于是,等到这天晚上,两人结束度假村的所有工作,在回树屋的路上,郁盛开口:“阿屿,等这次从度假村回去,帮我重新找个司机和保镖吧。”

秋屿骤然停步,有一瞬间,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清隽脸上露出了错愕:“郁总?”

“你现在这样身兼多职太辛苦了,司机和保镖的工作谁都可以做——”

“不用。”他拧眉打断她,反驳的斩钉截铁,“我并不觉得辛苦,这也不是什么辛苦的工作,我一点问题都没有,不需要别人来接手……和代替我。”

“阿屿。”郁盛知道他在这方面很固执,于是耐着性子解释,“我并不是找人来代替你,只是找人分担你的工作。你知道,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公司里很多事情都需要你,我不希望你太累。”

他低头看着面前年轻的女孩,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抗拒的失控,这种失控不是来自他,而是她。

他不想任何人取代他在她身边的每一分钟,那是他的责任,也是属于他的位置,一旦她有了新的保镖和司机,那以后每天他还能看到她多少时间?

如果两个人都工作忙碌,很有可能一天想要见一面都难。

“如果我不在你身边,又发生像上次那样的绑架事件怎么办?我不相信其他人。”因为没有一个人会像他这样豁出性命去保护她,对别人来说,那只是一份工作。

真遇上什么事,谁能保证她的平安?

“你是不是因为……”秋屿说到一半,又硬生生止住,朝旁边侧过头去。

从郁盛的角度看去,他的五官有一半浸没在春夜的暗影里,造景灯晕黄的光线中,他俊美清冷的眉宇间似乎带着欲言又止的落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